政策法规Policies and regulations

当前位置:首页 >> 政策法规 >> 个税怎么改?房地产税怎么征?财政部最新权威回应来了!

个税怎么改?房地产税怎么征?财政部最新权威回应来了!



3月7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记者会,财政部部长肖捷,副部长史耀斌、胡静林就“财税改革和财政工作”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今年从三方面推进超万亿元减税降费

在谈到2018年减税降费政策时,肖捷表示,今年将按照党中央、国务院部署,继续实施减税降费政策,进一步减轻企业负担,让市场主体能够迸发出更大的发展活力。

对于今年减税降费政策的主要考虑,肖捷表示,首先,继续改革和完善增值税制度。其次,实施个人所得税改革,包括提高基本费用扣除标准,也就是常说的“起征点”,增加专项附加扣除。第三,加大对中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

“我们测算实施上述减税政策,全年减税预计将超过8000亿元。同时,我们今年还要进一步清理规范政府性基金、行政事业性收费和经营服务性收费等,预计全年将减负3000多亿元。用财政收入的减法来换取企业效益的加法和市场活力的乘法,这是实施减税降费政策的核心要义所在。”肖捷说。

正在抓紧起草和完善房地产税法律草案

关于房地产税征收的相关问题,史耀斌表示,按照中央的决策部署,目前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作委员会、财政部以及其他有关方面正在抓紧起草和完善房地产税法律草案。房地产税总体思路就是立法先行、充分授权、分步推进。

史耀斌说,房地产税的作用主要就是调节收入分配,特别是个人财富的集聚,起到促进社会公平的作用。同时,筹集财政收入,用来满足政府提供公共服务的需求。作为一个世界通行的税种,它都有一些共性的制度安排。

史耀斌介绍了国际上房地产税四个共性的制度性安排:一是所有的工商业住房和个人住房,都会按照评估值来征税。二是在所有国家的房地产税制度安排里面,都有一些税收优惠。比如可以作出一定的扣除标准,或者是对一些困难的家庭、低收入家庭、特殊困难群体给予一定的税收减免等。三是房地产税属于地方税,收入归属于地方政府。地方政府用这些收入来满足教育、治安和其他公共基础设施提供等支出。四是房地产税的税基确定非常复杂,需要建立完备的税收征管模式,这样才能够使房地产税征得到、征得公平。

对于房地产税的制度设计,史耀斌表示,我们会参考国际上共性的制度性安排的一些特点。当然,我们还会从中国的国情出发来合理设计房地产税制度。比如合并整合相关的一些税种,再比如说合理降低房地产在建设交易环节的一些税费负担等。这样的话,使我们设计的房地产税制度能够更加合理、更加公平,既能够起到筹集财政收入的作用,又能够起到调节收入分配、促进社会公平的积极效应。

个税改革除了提高起征点,还有两大举措

对于个人所得税改革,史耀斌表示,个税改革除了提高起征点,还包括增加专项扣除、改革完善征税模式,将加快启动改革方案,同时启动个人所得税修法。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增加子女教育、大病医疗等专项费用扣除。史耀斌解释,工资薪金的所得有一个起征点,在税收术语上叫“基本减除费用标准”,现在是每月3500元,超过3500元以上根据超额累进的税率安排进行征税。

“实际上除了我们现在耳熟能详的起征点之外,个人所得税税前扣除上还有一些扣除的安排,比如基本养老、医疗、失业保险费、住房公积金和在一定的限额以内的职业年金、企业年金、商业健康保险等等,这些都是可以在税前扣除的。另外我们还会适时推出商业养老保险的税前扣除政策。”史耀斌说。

史耀斌表示,从政府工作报告可以看出来,这次个人所得税改革至少有两大内涵值得关注,一个是提高起征点,财政部将会根据居民的基本生活消费水平变化,提出一个提高起征点的建议。

“第二个内涵,我认为更是前所未有的,这次个人所得税改革增加了专项扣除,而且政府工作报告提出首先选择的重点就是子女教育、大病医疗,老百姓最急需最关切的。当然,我们还会根据实际的情况来最后具体确定专项扣除项目的规模和数目。”史耀斌强调。

史耀斌表示,除了上述两个大的内涵之外,这次个人所得税改革还要改革完善个人所得税征税的模式。“现在的个人所得税是属于分类征收的个人所得税模式。这次改革会将分类税制转化为建立起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税制,这也是世界上通行的个人所得税的征税模式。”史耀斌说。

积极财政政策的取向没有变

在回答财政赤字率下调的相关问题时,肖捷说,尽管今年财政赤字率比上年有所降低,但积极财政政策的取向没有变。

我国今年赤字率拟按2.6%安排,比去年预算低0.4个百分点,这也是近年来财政赤字率首次降低。

肖捷说,今年预算安排的财政赤字是按照23800亿元考虑的,这个规模和去年预算赤字规模是持平的,“赤字率有所下降,我认为这与中国经济稳中向好、财政状况不断改善是相吻合的。同时,赤字率下降也将为中国经济长远发展和实施有效的宏观调控留下更大的空间。“

肖捷强调,财政赤字规模只是判断积极财政政策的一个方面。除了赤字规模,看一个国家的财政政策是不是积极,还要看到这个国家财政政策在实施过程中是不是能够做到积极有效,是不是有利于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今年我国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仍然是保持了较强的力度”。

要从严整治地方无序举债乱象

对于一些国际机构对中国政府负债率的预测,肖捷表示,截止到2017年末,我国政府债务余额为29.95万亿元,其中中央财政国债余额13.48万亿元,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6.47万亿元。我国政府负债率也就是用债务余额除以GDP所得出的比例是36.2%。这个比例比2016年的36.7%有所下降。按照这样一个比例,我国政府的负债率是低于国际社会通用的所谓60%的警戒线,也低于其他主要经济体和一些新兴市场国家的负债水平。

肖捷表示,预计未来几年我国政府的债务风险指标水平与2017年相比,不会发生明显的变化。中国政府高度重视政府债务管理工作,特别是在新的预算法实施之后,连续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这些措施覆盖了限额管理、预算管理、风险预警、应急处置以及日常监督等各个环节,可以说已经初步形成了地方政府债务的闭环管理体系。

按照新的预算法的规定,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是地方政府举借债务的唯一合法形式。对于各类违法违规举债问题,我们的态度是坚决的、明确的,也就是发现一起,要查处一起、问责一起。

2017年追回虚报冒领和挤占挪用扶贫资金7.3亿元

在回应扶贫资金发放过程存在的虚报冒领、挤占挪用等现象的问题时,胡静林说,为了加强监管,财政部会同相关部门,这几年也出台了很多措施。2017年财政部组织对28个省的874个县的财政专项扶贫资金进行了专项检查,共追回了虚报冒领和挤占挪用的资金7.3亿元,对450人进行了问责,对其中15个典型案例进行了曝光。

总体来说,随着监管力度的加大,近年来扶贫资金领域违纪违规问题涉及的资金规模和比例是下降的,但是由于扶贫资金量大、面广、点多、线长,在一些基层和局部地区仍然还存在挪用挤占包括虚报冒领这种现象。

针对这个问题,我们主要想采取两方面的措施:一是要进一步完善制度,堵塞制度和管理上的漏洞。二是继续加大查处力度。从今年到2021年,每一年我们都将把扶贫专项资金作为检查的重点。对违纪违规问题,发现一起、查处一起、问责一起、曝光一起。
返回